著名企业家、作家吴象彬携新书做客徽派

www.googcc.com.cn | 专著出书 | 2018/12/6 16:37:39 | 宫宝殿 | 0
     “我一生都在赶路,从大街小巷走向全世界。但是不管走到哪里,家乡永远是我的家乡,永远生机勃勃。”昨天上午,在徽州书局,著名企业家、作家吴象彬携新书《长河流声》做客徽派直播,将自己七十余年的人生经历和感悟娓娓道来。经商多年,吴象彬始终没有放弃文学梦想,也始终保有一颗赤子之心。“写这本书也是为了感恩,感恩国家,感恩父母亲人。我想这应该是徽商都有的家国情怀吧,老了就想回来,回到生我养我的家乡。

从小就有文学梦 读书是我的习惯
    吴象彬1946年出生于安庆市望江县红岭村,从小就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兴趣。“《千字文》《百家姓》《三字经》《弟子规》都接触过,初高中的时候喜爱文学,特别是古诗词散文,基本都会背,觉得中国古典文学真是博大精深。”1964年,吴象彬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南京大学外文系学习法语。“本来选的是理科,高考前一个月转成文科了,进入了外文系。”
    尽管出生在贫困的山区,历经生活的磨难,吴象彬仍一直坚持读书,他说,读书帮助他度过了艰苦的岁月。“那时候是饿着肚皮读书,读遥远国家的语言和文字并且爱上他们的语言文学,罗曼·罗兰、雨果、大仲马、小仲马等等,我很喜欢马尔克斯,他的书我读了不少。曾经我还想过把《红楼梦》翻译成外文,但太难了,几乎不可能,中文独到的文采和表达方式很难被翻译。”
    大学毕业后,吴象彬被分配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做译制电影,后来又转做外贸。“走到了一条跟文学完全无关的经商道路上去了,到处讨生活,我的文学梦也渐渐遥远了。”
    即便如此,吴象彬也没有停止过阅读与写作。“读书是我的习惯,现在主要是躺在床上看书,最近出版的书也看了不少。一个人要想丰富自己,在纷繁复杂的工作中提高自己,最重要的就是读书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看书总会给我们一点东西,有的值得分享,有相同经历的话甚至会让你会心微笑。”
    除了写书,吴象彬平时也喜欢写写散文小品。“生命中碰到的人,有交集的人,能够从我的文章中得到一点相通的东西,我就心存感激了。

父亲不善表达爱 给我打开一扇门
    活动现场,来了很多吴象彬家乡的父老乡亲,这使得他很激动。特别是谈到父亲的时候,言语间有些哽咽。新书中,吴象彬也用了专门的篇幅深情追忆了父亲的点点滴滴。“我父亲是个普通的农民,一生用最简单、最原始的方法,像牛拉车一样,撑起了我们这个家。家里孩子很多,他很辛苦,也很能拼命吃苦,甚至是常人不能忍受的苦。”吴象彬印象深刻的是父亲的手,辛勤劳作后开裂的手。“到了冬天,他手上的口子裂开很大,他就用油漆树木的黑漆去涂,满手都是黑的,然后他还要去冰河里挖藕节。”
    而让吴象彬印象最深的,是当年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情景。“公社的团委书记给我送来一个牛皮纸信封,我知道是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。我原本以为,他会像我一样兴高采烈。结果父亲看了后毫无表情,这让我心中特别酸。可是当我看到父亲转身时偷偷笑了的时候,我眼泪止不住哗哗流。”吴象彬说,作为一个吃苦耐劳的朴实农民,父亲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埋在心里。“生活给了他太多的苦难,让他有泪有笑都只晓得往肚里咽。”
    在吴象彬的眼中,父亲既平凡又伟大。“他供我读书,让我上大学,让我能有今天,尽管谈不上成功或者辉煌,今天我仍然四海漂泊,但就是父亲给我打开了这扇门。”每年父亲节,吴象彬都会写一篇文章来怀念自己的父亲。
    “我自己的写作能力有限,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写出来,给孩子们看。我们家五代同堂了,我希望孩子们知道,他们有这么好的高祖父、曾祖父、祖父。

经商诚信最重要 妥协也是种智慧
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和九十年代初,吴象彬就先后在瑞士和香港创办了自己的外贸公司。对于经商,吴象彬说,自己是个很谨慎的人。“做任何生意之前我会先假设,如果这个生意失败了,全部亏掉的话我能否承受得起,如果能我就去做。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诚信,要谨慎,不能夸海口、说大话,所以我在生意伙伴当中一直有好评。”
    说到诚信,犹太人的做法给吴象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顾客挑选钻石,他们就把一把钻石往柜台上一丢,挑完了也不清点一下。犹太人之所以这么成功,跟他们的诚信有很大关系,诚信的确可以节约很多商业成本。”吴象彬说,现在一些同行之间恶性竞争,搞得像死对头一样,这是很不健康的现象。“意大利一位哲学家说过,商人总有一步是不符合逻辑的。但我们这个不符合逻辑不是丧尽天良,危害国家利益的,而是要有底线的。我认为,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诚信和口碑。我一生力图做到这点,虽然我离成功远得很,但希望走过一生,不怎么潦草。”
    “以前我大多是妥协,而且有的时候很卑微,但是现在情况变了,妥协少了,甚至别人向我妥协。”吴象彬说,自己并不是一味地反对妥协,相反妥协有时候也是一种智慧。“我是穷人家的孩子,刚到上海那时候,外地人很少很少,公司就我一个,很容易看法不一样,那我做什么事就勤快老实,加强学习。再加上语言有点天赋,没多久就学会了上海话,慢慢地就自信起来。”吴象彬说,自己并不鼓励大家放弃妥协。“从前生命的河流在呜咽,现在生命的河流在唱歌,我努力争取这种方式,妥协也是一种策略。”


本专题核心服务:评职称出书 | 专著出书 | 出书挂名 | 自费出书

学术期刊 | 新闻资讯 | 论文范文 | 下载论文 | 专业翻译 | 关于我们
Copyright © 千寻学术网 版权所有 TEL:400-669-1977
鲁ICP备11034527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