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艺术大观》期刊
   主管单位:天津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CN刊号:12-1462/J1 ISSN刊号:2096-0905

在音乐话剧《老宅》中“茧儿”的角色塑造

       摘 要:音乐话剧《老宅》是厦门歌舞剧院的原创剧目。音乐话剧不同于话剧、歌剧、或音乐剧。它是将话剧表演、声乐、舞蹈、器乐、舞美、灯光等有机地结合在一起,贯穿于整个剧情,通过多种形式表现故事情节。既容易让普通观众接受,又具有很高的艺术性。
  关键词:角色塑造;音乐话剧;艺术;剧情
  中图分类号:J812 文献标识码:A 文章编号:2096-0905(2020)27-0-02
  一、故事概述
  音乐话剧《老宅》讲述的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,在闽西古老的大宅院里,丈夫早逝的女主人公明月,与情同姐妹的丫鬟茧儿在这里相依为命。一天,她们在大门口救了一位受伤的红军战士阿水,阿水在老宅养伤的日子里,和明月彼此产生爱慕之情。在阿水的鼓励下,明月决定走出老宅和阿水开启新的生活。然而一直觊觎这座老宅和明月的地保恶霸云老爷前来捉拿赤匪。为了保护阿水和茧儿,明月偷了阿水的手榴弹,最终选择与云老爷同归于尽。剧中茧儿这个角色的塑造需要完成一定的人物设定:生活背景、年纪、人物性格。[1]
  (一)生活背景
  从小在这个老宅里长大,她经历了老宅从兴旺到落寞的全过程。看着老爷、老妇人、少爷,相继去世,最后只剩下与她年纪相仿的夫人和她在这老宅里相依为命。在她的内心里,这一辈子的使命就是照顾好夫人,守护好这座老宅。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茧儿这个角色也代表着旧的封建思想。她认为这一辈子一定要待在这里,守着老宅直到死去。
  (二)年纪
  茧儿比明月小两岁,17岁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在老宅里生活的时间甚至比明月还长,懂得事情很多,老夫人在世的时候称她为“老仆小丫头”。
  (三)人物性格
  性格活泼开朗,伶牙俐齿,做事认真麻利。把这么大的宅子每天打扫得干干净净,照顾明月的饮食起居井井有条。善良、直爽、泼辣。敢与前来骚扰明月的恶霸云老爷对抗。
  二、人物角色的塑造
  从两方面进行设计从而完成人物塑造:声音、形体动作。
  (一)声音
  茧儿这个角色的年纪是17岁,不大也不小,所以一定要避免故意演小。讲话干脆利落,声音要稍微高频一点,比较大声,语速稍快。要与郁郁寡欢,语速偏慢,性格沉稳的明月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例如茧儿一出场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碗,从侧幕条便开始很大声的喊:“夫人 夫人”一边上场一边说着:“刚熬好的银耳莲子羹,您快趁热喝了吧!我还加了桂花、冰糖......”随着茧儿的出场,一下便打破了舞台上忧郁沉闷的气氛。接下来明月给祖宗上完香,茧儿骂云老爷的一大段台词需要一气呵成:“夫人,那个云老爷就是该遭天谴,他就是个老混蛋!……他以为我们家没男人就这么欺负人,别人怕他茧儿可不怕他……”这一段需要声音越来越大,情绪愈发高涨。台词要连贯,声音清脆明亮,同时这一段台词也展现了茧儿的人物性格。
  除了台词的声音设计,几段不同情绪的唱段也需要准确把握。例如:云老爷第一次出场,茧儿开门故意往外泼了一盆水并挖苦云老爷的唱段:“吃喝嫖赌样样精,万贯家财败干净,老宅虽有千般好,哪里经得起丧门星,云家已败我家兴,老宅抵债一笔清,我劝老爷早罢手,多做恶事要丧命”这段唱段需要跟着前面说的台词直接进唱,聲音要与台词统一,需自然流畅犹如说话。这段唱段的旋律更接近民歌小调,带一点戏曲的元素,每一句的最后三个字都需要重复一次,而这一句重复需要先甩出去再收回来唱,要把声音和情绪有控制地抛出去。[2]
  另外一段唱段则段截然不同,例如:茧儿无意中听到明月与阿水的对话,知道二人要一起离开老宅,远走高飞。于是拿起一把扫把,故意进房间以打黄鼠狼由,一边骂一边到打,一路打到阁楼上,便顺势唱起山歌。这一唱段对演员的要求比较高,因为是纯清唱,没有伴奏,更没有音高提示。一路跑上来,气喘吁吁,此时的情绪又需要很气愤,这段山歌是为了发泄情绪,不能用沉稳冷静的歌唱方法一板一眼地唱,而是近乎喊叫的方式,以真声为主,共四句:“老鼠偷油灶台呦转唉,老猫偷腥嘴太馋呦,拿根棍子把你打呦,打得你哭天叫地惨惨惨呦,哎”最后这个哎是最高音,可以结合一点假声。需要注意的是第一句的调要掌握好,起太高最后一个高音可能会没把握,起太低就没办法表达这一段的情绪,所以一开口就要控制好这一段的音高。[3]
  (二)形体
  根据茧儿的人物性格,形体上一定要轻巧,走路很快,时而蹦蹦跳跳,时而小跑。做家务的动作要娴熟麻利,当紧张或不好意思时会抓自己的裤子或衣襟,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,有时会用手缠绕自己的发梢。有时因为一件小事或一句话会笑得前仰后合,有时会有点小调皮。例如:第三场茧儿带着水壶上场倒水,听见阿水在后院劈柴的声音,突然发现她每天擦了很多遍的太师椅有一点污渍,于是马上拿起抹布仔细地擦,擦干净以后突然冒出想坐在上面试一试的想法,太师椅只有这老宅的主人才可以坐,这个规矩她是很清楚的。所以左右观察一下,确定夫人在房间里没出来,想偷偷坐一下,准备往下坐的时候突然弹起来,赶快扫一扫自己身上的灰尘,然后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,一点点地坐了下去。当屁股粘在太师椅上的那一刻整个人僵住了,然后马上又放松下来露出幸福的笑容,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,把身子一侧,一只胳膊靠在扶手上,学起明月的动作,拿起抹布当手绢扮起明月来,嘴里说着:“哎!茧儿……”这时阿水突然喊了一声—茧儿,茧儿被吓得一下子从太师椅上跳了下来,惊慌失措地拿着抹布到处擦,看到是阿水拿着劈好的柴过来,才算松了一口气。整个这一段的表演,情绪和动作需要连贯,最重要的要掌握好节奏,不能太拖,又要把需要表现的内容做到位。[4]
  三、剧情的推进与表达
  根据剧情的发展准确掌握茧儿情绪和态度的变化以完成表演。
  整剧中茧儿共有四次情绪和态度的变化,第一次,是茧儿把云老爷赶走后,明月很感动,提议以后与茧儿就以姐妹相称,茧儿激动不已,尝试了几次才把阿姐这个称呼叫出口,从此以后茧儿便一直称呼明月为阿姐,从心里也把她成自己的亲姐姐,与明月的关系比原来更亲近了,互相关心和照顾,感觉自己无比幸福,每天都开心地笑着。第二次,阿水来到老宅以后,一开始茧儿对他还是很友好的,可是慢慢发现明月与阿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特别在乎阿水的一举一动,关怀备至。眼里只有一个阿水,而对茧儿却没有原来那么关心。此时茧儿会有时闹些小情绪,有时故意刁难一下阿水,对阿水的态度也没有原来那么友好。第三次,茧儿无意中听到明月要与阿水一起离开老宅,她不想失去阿姐,不想失去她心里唯一的亲人,她无法理解明月与阿水的爱情,只觉得她和阿姐应该守着这老宅过一辈子才是正确的。在劝说明月不要离开的过程中茧儿的情绪大爆发,这也是整剧中茧儿这个角色最大的转折点。她说了很多过激的话,以至于明月出手打了茧儿一个耳光,这一下茧儿委屈、失望、伤心,彻底崩溃。于是拼命地大喊:“快来人啊,我家夫人窝藏了一个赤匪!”此时她的情绪已经彻底失控。第四次,得知明月的决心已定,茧儿接受了阿水,希望他们在这老宅里拜堂成亲,一起在这里生活。可是此时云老爷已经带人包围了老宅,要把阿水抓走,茧儿跪在地上祈求云老爷放过阿水,自己愿意一辈子给他当牛做马。这时又展现出茧儿单纯善良的本性。最后当得知明月为了救她们选择与云老爷同归于尽的时候,茧儿与阿水在返回老宅的路上,一边跑一边含着眼泪撕心裂肺的不停地喊着:“阿姐,我来了!”可最终只听到了手榴弹爆炸的一声巨响。[5]
  四、结束语
  综上所述,要完成音乐话剧《老宅》中茧儿的角色塑造,需要对人物进行设定,从生活背景,年纪,生活经历,人物性格等多方面进行研究。为人物设计声音,形体动作,让整个人物更加鲜活生动,把握住人物在整剧中的几个重要情绪转折点,控制好分寸和节奏。最重要的是要相信自己就是剧中人茧儿,才能最准确的完成角色塑造。
  参考文献:
  [1]唐一方.音乐剧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中林芝的角色塑造[J].艺术品鉴,2019(08):355-356.
  [2]宋浩.浅析民族音乐剧《常香玉》中陈宪章的人物角色塑造[J].戏剧之家,2019(26):38.
  [3]张金鑫.音乐剧《致埃文·汉森》中男主角的演唱与角色塑造的探索[D].四川师范大学,2019.
  [4]张晓红.分析音乐剧表演中的角色塑造[J].北方音乐,2019(07):62,66.
  [5]徐靖轩.浅谈影视剧中正反角色的塑造——以电影《“大”人物》为例[J].卫星电视与宽带多媒体,2019(03):61-62.
艺术大观 | 小张 | 2020/12/24 10:39:21 | 0 | 学术期刊
学术期刊 | 专利申请 | 课题申报 | 毕业论文 | 专著出书
Copyright © 千寻学术网 版权所有 TEL:400-669-1977
鲁ICP备1903664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