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寻学术网真诚为您服务! | 收藏本站
千寻学术网 学术专题
专著出书 | 专利申请 | 论文发表
课题申报 | 毕业论文 | 资格证书
学术期刊
教育期刊 | 医学期刊 | 建筑期刊 | 经济期刊
管理期刊 | 科技期刊 | 文学期刊 | 综合期刊
论文范文 | 下载论文 | 专业翻译
期刊论文 | 论文投稿 | 新闻资讯
 

社保降费,企业和个人能减压多少

【作者】相惠莲
三年前陆续降低的社保费率,有望被再一次降低。这次调整有了新的背景:过去几个月,一些地方提高了对社保费用的征收力度,甚至追缴多年来企业少缴的社保费用,这些变化让一些中小企业深感重担难负。
  9月初,地方自行集中清缴企业历史欠费的行动被国务院叫停。紧接着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,抓紧研究提出社保降费方案,与征收体制改革同步实施。降费的目标得以延续:减轻企业负担、改善营商环境。
  各界对减税降费的呼声没有停止过。多项研究表明,中国的社保负担居全球前列。费率之高主要来自职工的养老保险,企业和职工共需缴纳职工工资总额的28%,总体的社保费率一度在40%以上。
  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时期,养老保险制度逐渐成形,此后缴纳养老保险的人群不仅需要为自己的退休生活攒下资金,还要供养已经退休的职工们,成为费率高昂的主要原因。
  当年因国企改革而生的制度不得不面对新的形势。在每年上调社保费用前,不少企业选择了做低基数、为员工少交社保。
  但新的社保征收机制改革明确,社會保险费将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。各界预计,对以往企业少缴、漏缴等行为的规制将趋向严格,社保降费的提法不得不重回舞台,也被视为改革养老金体系的一个契机。
第二轮降费

  降费问题之所以曲折,部分原因是:在费率最高的养老保险领域,同时存在着“名义费率”和“实际费率”两套算法。
 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2016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工资总额为12万亿元,将这一数据乘以名义上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费率28%,为3.36万亿元。但人社部公布的2016年职工养老保险的征缴收入2.7万亿元,与上述数字差距较大。
  这当中存在的差距,是民间缴纳养老保险时遵循的“实际费率”与官方公布的“名义利率”之间的差距。现实中,不折不扣缴纳“五险”的人群比例并不高。从整体看,人们实际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用除以工资总额所得的比例,即实际费率,必然低于政策名义上的28%。
  足额缴纳社保费用是法律规定的义务,但在过去一直存在着转圜空间。许多企业按照最低基数为员工缴纳社保。事实上,社保基数应为全口径的员工工资总额,包括计时工资、计件工资、奖金、加班费、津贴和补贴等。2006年,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曾对此下发过描述极为详尽的通知。
  2018年夏天确定,社保费用将改由税务机关征收后,很多预期未来将不能少缴、漏缴的声音出现,一些企业担忧人力成本将大大提高。“降低社保费率、减轻企业负担”再度被提起,但各方会因降费受到何种影响尚不确定。一位接近人社部的人士称,进一步的降费方案仍正处于研究阶段。
  此前的降费策略是在没有做实费基的条件下,努力降低名义费率。首先被“动刀”的是三个相对较小的险种:失业险、工伤险、生育险。
  2015年3月,失业保险的费率被统一从3%降至2%。七个月后,工伤保险平均费率由1%降至0.75%,生育保险的费率从不超过1%被降为不超过0.5%。就这些险种本身而言,降费幅度颇大。
  失业险和工伤险的特点是,使用率不高,结余资金相对充分,每年各仅有1%左右的参保人员领取了这两项社保的待遇。2014年,失业保险基金累计结存4451亿元,工伤保险基金则累计结存1129亿元。宣布为生育保险降费时,国内的全面二孩政策尚未公布。
  在2016年4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费率最高的一项社会保险——养老保险也被宣布降费。原本单位缴费费率超过20%的省份被要求将费率降至20%,不过这样的省份并不多;费率为20%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高于9个月的地区,可将这一比例调整为19%,超过半数的省份符合条件。
  除了加上条件限制,这次降费还被描述为“阶段性的”,期限为两年。2018年4月,两年将至,人社部、财政部又发文,将此降费延长了一年。在同一次会议上,已经下降过的失业险费率被再次要求降低至1%-1.5%。
  至今,各项社保的总体费率从41%降至37.25%。在社保中占主体地位的养老保险变动的幅度并不大,许多人认为还应该继续降费。
  能怎么降?
  9月19日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,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、更加明显的降费,包括明显降低社保费率,让企业轻装上阵、放手发展。
  这或许意味着,新一轮社保降费的幅度将超过此前两年多里所降的4个百分点。
  这样的降幅呼应了不少企业的呼声。51社保发布的《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》包含一项对2000多家企业的调研,22.34%的企业认为社保费率应该下降4个-5个百分点,27.34%的企业认为应该下降8个-10个百分点。
  这一数据背后是高企的人力成本,53%的受访企业称,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超过30%,还有16.27%的受访企业表示 ,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50%。
  中金公司9月初发布的研报认为,过去几年社保征缴力度的提升抵消了降费给企业减负的影响,企业的实际社保负担反而在上升,按规定基数上缴社保费影响范围大,会使参保企业整体的社保费成本提高14%。降低社保费率下调6个-8个百分点,或能降低从严征收对企业的影响。
  考虑到养老保险制度正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冲击,《财经》记者接触的一些社保系统人士对降费的态度颇为谨慎,认为部分地区在“减负降费”上的空间不会太大。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一线城市人社局官员说,退休人群领取养老金的待遇一直在增加,这种待遇提高是有刚性的,如果人口老龄化的势头不变、上收的社保费用大幅减少,未来在收支平衡上可能会出现问题。因此“将目前28%左右的养老保险费率降到十几个百分点的可能性基本没有”。
论文发表 | 论文范文 | 0 | 2018/11/16 16:44:10 | 闫露露
网友评论(审核后显示评论内容,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1、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2、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利益、团结、稳定等内容的评论。
3、严禁发表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4、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(直接或间接导致的)。
5、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
学术期刊 | 新闻资讯 | 论文范文 | 下载论文 | 专业翻译 | 关于我们
Copyright © 千寻学术网 版权所有 TEL:400-669-1977
鲁ICP备11034527号-3